您好!欢迎光临送子奶奶试管婴儿官网!
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试管科普 > 试管问答 > 同性试管 >
送子奶奶-----同性爱人代孕生子后
发布日期:2019-08-29 11:39 浏览次数:
深圳,300多平的房子里,安徽(右)和叶剑斌正带着3个通过代孕生下的混血儿子玩耍,这对同性爱人已经携手走过了9个年头

2008年,安徽只身来到深圳打拼。与所有怀揣梦想的农村年轻人一样,安徽尝遍生活辛酸,最终才在金融行业找到事业的起点。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网络聊天室的兼职主持人时,安徽在“同志聊天室”认识了自己的另一半叶剑斌。图为安徽当年的写真照片。

通过网络聊天和私下见面,叶剑斌被安徽的“博学多知”吸引,而安徽喜欢叶剑斌身上的朴实。相识一周后,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,一个月后就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因为安徽从事金融行业,赚钱比较快,“消费习惯比较随性”。“化妆品都是一筐一筐地买,衣服一买也是十几件,花钱特别没节制。小叶很踏实,会过日子,我们在一起后他管着我挺好的。”安徽说。

安徽自称“并非纯粹的同志或双性恋”。他在高中时跟一位女生谈过恋爱。大一时,安徽追求一名女同学失败,恰巧又遇上一个对他很好的男生,两人就恋爱了。“爱应该超越性别,如果当时遇上的是一个特别好的女生,我也会结婚生子。2008年我炒股亏了60多万,小叶还愿意跟着我这个穷光蛋,我就认定了他。”安徽称。而叶剑斌与安徽不同,他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,“从小就喜欢跟漂亮的男孩子一起玩”。图为安徽帮叶剑斌做面膜。

2012年,安徽提出通过卵子捐献和代孕要一个孩子。当时叶剑斌正饱受抑郁症折磨,“他觉得要个孩子应该能给我带来一点希望,因为我很喜欢孩子,孩子出生后我的病情真的就好多了。”叶剑斌称。经过多番考察,他们最终选择在俄罗斯合法地做试管婴儿和代孕,卵子由一名德国模特捐献。图为香港,叶剑斌与刚出生的孩子合影。

“从农村到城市十年奋斗,自己先天条件不足,外貌身高不出众,遭遇不少歧视。相信像我这样遭遇的人不少,只是我比较幸运遇上改变命运的机会,用科技改变下一代基因,有了混血宝宝,让孩子不再走我的艰辛之路。”安徽称。图为安徽带着孩子在小区里玩耍。

2014年,孩子在香港出生。“当时本来只想要一个孩子,但培育的三个胚胎都成功了,我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,于是就把三个孩子都生了下来。虽然7位数的花费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算,但现在看一切都值得。”安徽说。三个孩子都是男孩,这是决定代孕生子时就商定好的,因为“担心以后孩子的性教育问题”。

三个孩子生物学上的父亲都是安徽,但叶剑斌一直将他们视如己出。叶剑斌坦言自己脾气暴躁,害怕孩子遗传自己的坏脾气,所以没敢要。“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他的就是我的,如果我再生一个,难免分你我。有人问,我从来都说是我们的精子(培育胚胎)。”不过为了给叶剑斌安全感,安徽在深圳给他买了几处房产,“其实物质只是其次,孩子才给我带来了真正的安全感。”叶剑斌称。

孩子出生后,安徽的母亲从老家来到深圳帮忙照看。“我没有严格意义上对家人出柜。我从小比较独立,父母对我的事情也没有太多干预。妈妈是教师,文化水平相对较高,孩子出生后就更没过多过问了。”安徽说。图为安徽的母亲在家里陪伴孩子。

而叶剑斌在家里安排他相亲时,才向父母出柜并告知他们“已经有孙子了”,不要再逼自己结婚生子。“2015年3月父亲查出肝癌后就当面说开了,2017年妈妈还来照顾了一个月的孩子,回老家时我叔叔还特别骄傲地驮着孩子满村炫耀。”叶剑斌说。

与异性恋家庭一样,叶剑斌也得面对“婆媳关系”。“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难免有分歧,但我毕竟是男人,不纠结细节都能过去。他妈妈很伟大,能接受这段关系,接受我。有时他出差,他妈妈还会做好饭亲自送到公司,是真拿我当亲人对待。”叶剑斌说。

每次安徽一家人出行总会引来旁人的注目,“是混血儿吗?是三胞胎吗?好可爱可以拍照吗?”安徽和叶剑斌仿佛早已对这些好奇习以为常。“我老家是皖北农村的,一步步从农村走出来,在股市上赚多少钱都不算成功。目前为止最大的成功就是生了三个儿子,虽然辛苦但是很开心。”安徽说。图为2017年3月,安徽一家人在超市被“围观”。

逛完超市,一家人去餐厅吃饭,两人因为喂孩子的食物温度而发生争执。“跟其他家庭一样,我们对待孩子也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”,叶剑斌说,“安徽对孩子处理方法偏冷静和理性,像严父,而我就比较溺爱孩子。”

只要在家,叶剑斌每晚都会帮孩子们洗澡。“有人担心同志家庭中,孩子的成长会母爱缺失,其实同志里头有‘零’的角色,指的不只是性,更多的是爱,我觉得我给予的只是不同的母爱。”叶剑斌说。

安徽坦承自己在家庭里更多承担了父亲的角色:“母爱是由男性还是女性传达的并不重要,金星就是变性人,她就没有母爱吗?况且很多直男家庭的母爱也未必称职,我们努力给孩子创造良好的家庭氛围,这不是母爱缺失,只是形式不同。”

然而随着孩子长大,安徽和叶剑斌不得不面对孩子生物学母亲的问题。“如果将来孩子们问及妈妈在哪里,哪怕要去找妈妈,我们都会坦然相告,这是他们的权利。”安徽至今仍与卵子捐献者保持联系:“每年孩子生日她都会给我们发信息,我也给她发过孩子照片。”

安徽代孕生子的经历在同志圈吸引了很多同志朋友的关注,不少人通过信息向他“取经”。也有直男但无法生育的朋友向他讨教,安徽都很乐于跟他们分享经验。“同志代孕生子现在还不普遍,而且以后也很难普及,因为这不仅有资金门槛,更需要当事人做好心理建设和人生规划。”安徽说。


在公司,并非所有的员工都知道安徽与叶剑斌的关系。“我们不会避讳也不刻意去说,但公司里也有一些员工是同志,所以他们也知道。”图为两人经常买花去公司布置,在楼下碰见了公司的女员工,她凑上去闻了闻花香。

安徽每个月都会去两三次花市,叶剑斌不出差的话也会一起去购买花卉。“我天生就喜欢有生命力的东西,每一个生命都需要被尊重,除了买的,我家还有很多绿植是人家扔掉我捡回来的,让这些生命回归生机勃勃的状态很有成就感。”安徽说。

2016年3月,安徽一家搬到如今300多平米的住处。“这里距离公司近,更重要的是能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环境,这应该是每一个父母都希望的吧。有了孩子之后我特别强大。”安徽说。
送子奶奶助孕中心:  
A. 全球最低价格  
B. 先抱孩子再付款  
C. 三代基因检测,男女定制。  
D. 独家自建医疗机构  

有需要可以联系客服
52